大爱无疆:太平镇桦树盘村感人事迹

发布日期:2017-04-20       信息来源:        编辑:庞 陶

 

在茫茫的伏牛群山中,有一个位处深山腹地、远离城市喧嚣、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庄——太平镇桦树盘,这个海拔1800多米的山凹里,生长着大面积树皮斑脱的桦木树林,坐落着26座古色古香的山乡民居,生活着120多口勤劳厚道的山村居民……

这里有一位孤寡老人,在年逾古稀、生活不便之际,拥有了52个“儿女”。十多年间,居住在桦树盘的村民们自发组织、每家每户轮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让这位孤苦伶仃的老人在耄耋暮年享受着人世间的天伦之乐……

这个故事在方圆百里范围内广为传颂着,关于淳朴,关于善良,关于孝爱,关于人性,关于真诚,弥漫在大山深处,感动着伏牛大地……

桦树盘,距离镇上约20公里,是太平镇海拔最高的一个自然村。通往外界唯一的一条山区公路,从远方看,在山崖陡壁之间形成一个巨大的“之”字。驱车行进,蜿蜒崎岖,头上是山、脚下是崖,左边是巨石、右边是深渊。当地有一句流传,“五里弯,抬头不见天;桦树盘,一百零八弯……”

王小章老人便住这个山高路远的小山村里,他出生于上个世纪20年代,是一位老实本分的山里人,自幼父母双亡、家境贫寒。老人的记忆里,那个很遥远的时代,在八山一水一分田、人迹罕至的桦树盘,为了生存,山民们挖沟垒堰、开荒种田、男耕女织,落后的生产力,几乎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那时的大集体生活,老实肯干的王小章,跟着村组的劳动力们,斧砍锨挖,肩挑手垒,治山整地,修路架桥,为集体、为群众开出了一块块耕作农田,修出了一条条山间道路,种下了一片片山茱萸经济林。憨厚的他,与邻里和睦;孤独的他,与老幼皆友;勤劳的他,时常为东家帮忙、为西家干活。年纪大的人们纷纷叫他“王实干”,年轻的人们纷纷叫他“王老爹”,年幼的孩子们纷纷叫他“老山爷” ……

性格的朴实,繁重的劳作,生活的艰辛,人生的坎坷,王小章一生没有成家,在他古稀之年,无依无靠,一个人居住在一间简陋的土房子里。前些年,镇里、村里的干部多次找到他,作为五保户,按照政策,安排他到镇上的敬老院里去养老。但王老汉倔强的说,我现在还能上山砍柴,还能下地干活,还能自力更生,我不去敬老院,我不给大家找麻烦。

人老了,终有干不动的一天。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王老汉连续几天感冒发烧,晕倒在了床上。去镇上办事的桦树盘组组长王大转回到山里,发现王老汉一整天都没有出门了,她赶忙来到王老汉家中,家徒四壁、冰锅冷灶、满眼苍凉,王老汉瘦弱的身体,蜷缩着在一张旧柴床上。王大转心急如焚,赶忙喊来村里的医生。医生来了之后,把脉问诊,为他打了针、服了药,王老汉病情好转。医生临走时的一句话“王老爹岁数大了,人老体衰,干不动了……”,让她心事重重,这个为集体、为群众做出贡献的孤寡老人,老了以后该怎么生活呀。面对着年老体弱的王老汉,面对着摇摇欲倒的土房,面对着脏乱不堪的家居,王大转眼里盈满了泪水……

她和丈夫叶国明商量了照顾王老汉的想法,叶国明当即就表示支持。“我去学校单位,跟领导同事说下这个事,发动一下大家,看怎么帮助这位老人”。

叶国明平常在学校上班,照顾王老汉就以王大转为主,王大转充当起了王老汉的女儿,砍柴送粮,生火取暖、拆洗被褥、擦脸洗脚,端吃端喝,伺候起王老汉的生活。她组织村民,叶国明联系单位,筹来善款,为王老汉盖起了两间小平房,购置了必须的生活家居,为他增添了新的棉衣棉被,为他准备了像样的年货,照顾他过了一个春节。一个冬天过去了,迎着初春暖洋洋的太阳,王老汉满脸红光、迈着还有点蹒跚的脚步,在村里晃悠着,与乡亲们打着招呼,王老汉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一种心灵叫善良,有一种行为叫传承,有一种力量叫感召。大爱无疆、善举众敬、朴实共同。中华民族助人为乐、孝老敬亲的传统美德在这里得到了鲜活的演绎。王大转的行为,深深感染着山乡的村民们,一颗颗善良的心灵,激发着作为一个平常人对弱势群体的怜悯。大家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自家包饺子了,炸油馍了、杀头猪了,都会惦记着给王老汉送一碗。有的村民,定期看望,照顾他的生活;有的村民,承担起王老汉的农田山林,种植耕作;有的村民,逢年过节,干脆把王老汉接到家中,共同生活……

不知不觉中,这里的村民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家轮流照顾王老汉的生活,桦树盘26户群众成了王老汉的家,26对夫妇成了王老汉的“儿女”。

15年过去了,王老汉90岁的寿日,在王大转的家中,全组56个 “儿女”纷纷前来贺寿,生日蛋糕上点燃着蜡烛,映红着一个耄耋暮年孤寡老人的脸庞……

桦树盘上,仲夏的傍晚,一轮夕阳。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里,村民们共同的孝爱,衬托着太阳的余晖,透过霞云闪烁,愈加五彩斑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