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小红王菊花

发布日期:2017-11-23       信息来源:        编辑:庞 陶

 

 在西峡县桑坪镇东万沟村油坊下组,有俩妯娌,大嫂常小红、二嫂王菊花,轮流照顾高位截瘫的小叔子贺红存,像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一样,为他洗衣做饭、铺床叠被整整21年,受到了当地群众的好评。

 

给小叔子洗的尿布能堆起一座山

21年前春天的一天,对贺红存来说是一个既喜庆又灰暗的日子。喜庆的是别人给他提了一门亲,姑娘来看家,而且很满意;灰暗的是,姑娘回家,他开机动三轮车送,在试车时刹车失灵,三轮车掉进河里,贺红存被压在车下。

贺红存弟兄三人,父亲下世早,母亲改嫁,俩兄弟在大哥贺红正的照护下长大。二哥贺红成成家后,兄弟三人才分家。如今贺红存出事,大弟兄俩自然得管。他们把贺红存送到镇卫生院。贺红存腰椎骨折,医生说,手术后一个月就可以起床,可是治疗了一个月,贺红存不但没起来而且感到下半身一点知觉也没有。医生怀疑摔伤了神经线,建议他们转院治疗。

当时贺红存为说媳妇攒的几千元已所剩无几,转院需要一笔高额费用,钱从哪里来?弟兄俩东借西借,妯娌俩拿出去年上山捋连翘攒的私房钱,终于凑足了费用,把贺红存送到了县人民医院进行二次手术。由于贺红存腰部神经损伤严重,二次手术没有见效。贺红存高位截瘫。

从此,照顾贺红存的的事就落在常小红、王菊花妯娌俩的身上。妯娌俩商量,男人忙,妯娌俩一轮一月照顾小叔子。

饭好了,先盛一碗给小叔子送去,然后再盛一碗在身边边吃边等,小叔子吃完后再盛第二碗。一年365天,天天这样,顿顿如此。最主要的是照顾他拉屎撒尿。高位截瘫,贺红存下半身没有一点知觉,什么时候大小便自己一点儿也不知。小便靠插管子,大便有一点拉一点,常常把床弄得很脏。两个哥哥在家两个哥哥帮他擦身子、收拾床铺,有时两个哥哥都不在家,只好有两个嫂子干这活儿。开始小叔子嫌丑,不让。大嫂说:“你是病人,顾忌啥?”二嫂说:“俺是你嫂子,俺不给你擦谁给你擦?总不能让两个男人守在你身边吧。”就这样,两位嫂子像两位母亲,不知给他擦了多少次身子。

前两年,由于没经验,贺红存身子下像小孩子一样铺着厚厚的尿布。一天下来,脏尿布一大堆,轮到哪家照护那家嫂子洗尿布。脏尿布得到门前小河里去洗,夏天不说,寒冬腊月,两位嫂子的手都冻了冻疮。这些年,由于采用药物帮助排泄,加上时间长了积累了经验,下身基本不用再垫尿布了。但是,如果遇到拉肚子,还是掌控不住,嫂子们又得为他洗两天尿布。

贺红存告诉我们,这些年,两位嫂子给他洗的尿布能堆起一座山。

 

给小叔子的生活带来了一片阳光

一个男子汉一下子瘫在床上,让人家端吃端喝、擦屎把尿,再加上亲事告吹,人生已没有什么意义,开始贺红存的情绪异常低落,时常发脾气。饭端去,他说没味道,把碗摔了;水端去,他说热,不喝。开始两位嫂子不知道,气得哭,后来知道了他的心情,他再发脾气嫂子们不理他,饭碗摔了再端,嫌水热了,放凉,有一次,贺红存病了,一家人动员他去医院,他不去。二嫂是一个性格绵软的人,好话说了一箩筐,没用。性格直率的大嫂火了:“你为啥不去?你是不是想让哥嫂门背上待你不好的骂名,让外人戳我们脊梁骨子?”那次,贺红存被彻底感动了,在哥嫂门的安排下住进了医院。他在两位嫂嫂身上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从此,他学会了配合,不再刁难嫂子们了。

嫂子们怕他孤独,在外边见到什么新鲜事,在吃饭时都要告诉给小叔子。他们买来轮椅,只要有空闲,就让家人把贺红存推到有人的地方走一走或晒一晒太阳。过去贺红存住在大嫂家的上房里,到院中有一道高坎,每次进出门得两个人抬着,不方便。后来弟兄俩商量,在大哥的院中为老三专盖了一间房子,没有门槛,轮椅可直进直出,这样贺红存想到院子里就方便多了。当时村里没有电视机,俩嫂子兑钱给贺红存买台收音机。收音机玩坏了好几台。有线电视一进村,哥嫂门兑钱率先给他屋里装上了一台熊猫牌黑白电视机。

早晨起来,帮贺红存起床,然后帮他把被子叠整齐,再扫地。前些年,贺红存穿衣得人帮忙,这些年由于锻炼,自己学会了穿衣,但要想从床上挪到轮椅上,必须要人帮助。没人的时候,两位嫂子都能单独把小叔子挪到轮椅上。为了让他睡得安心,轮到谁家,谁家夜里都烧热水给他洗脚。

两个嫂子给小叔子的生活带来了一片阳光。

 

不富有的两位嫂子尽量给小叔子一个富有

两位哥嫂家都不富裕。大哥、二哥的房子都是上世纪末盖的瓦房,大哥的房子的前墙还裂了一道缝。二哥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在县里上高中,一年开销很大,屋里除了一台旧摩托车和一台电视机之外,没有其它的家用电器。大哥家里更加简陋,唯一一台老台式电视机也不知用了多少年。大孩子18岁,去年下学今年在外打工。这些年,大哥眼看不见,屋里屋外的活儿都压在大嫂一个人的肩上,要管一家人的生活,要管丈夫,还要管小叔子,长年的劳累让今年才50出头的常小红,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的多。别人家男人农忙在家干活,农闲出门打工,而他们两家却不行。为了照顾小叔子,两位嫂子至今没穿过体面的衣服,至今没出过比县城更远的门子。

虽然他们不富有,但他们尽量让小叔子富有。谁家做了好吃的,不管轮到轮不到自己的家,都要给小叔子端来。一年买几身衣服。冬天怕他冷,买来电热毯和电暖宝。小叔子想要什么,他们千方百计满足。

有人问妯娌俩,这些年照顾一个瘫子烦不烦。大嫂、二嫂的话又高度一致;“人家如果好好的,用不着烦我们了。”

说到嫂子对自己的好处,贺红存眼圈发红、喉头发紧,怎么也说不下去。这些年两位嫂子对他的好处,无法用语言说完。

贺红存因有两位贤惠的嫂子而幸福而富有。

西峡道德模范

更多>>

专题专栏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