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衡

发布日期:2017-11-23       信息来源:        编辑:庞 陶

 

  家住高庄沟口组的陈书衡周振各夫妇有四个子女。老大陈学干在二十年前的一次高烧后得了脑瘫,逐渐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父亲陈书衡带着儿子在全国各地寻访名医,不放弃一丝治疗希望。只要在电视、报纸上看到关于治疗脑瘫的信息,都会带着儿子去试,不知不觉用在儿子治病上的费用就有十多万元。在外地治疗期间,为了节省开支,他每晚都睡在医院的长凳上,连护士都看不下去,给他送来了躺椅和被子,让他能安稳地睡觉。如今,儿子在床上瘫痪了二十年,他和妻子也照顾了儿子二十年。

  走进陈书衡的家里,窗明几净,地面一尘不染,桌椅摆放整齐,就连厨房里的油烟机也被擦拭得没有一滴油污。大房间的床上躺着的便是陈书衡瘫痪多年的儿子陈学干。陈学干已经很难说话,看到陌生人还会受惊。长年得用羚羊角磨粉和中药熬着喝,来抑制高烧,一犯病就眼歪嘴斜,浑身抽搐,大小便失禁。

  为了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陈书衡和周振各没一天能睡安稳觉,每晚陈书衡都要搂着儿子睡,一有动静就起来,有时候半夜犯病,就得立即起来到灶上给他熬药,熬好了给他喂下。平日的一天得没遍数的换床单,给他换衣服,一个小时要把一次尿,人不能走远,想去菜园收拾一下菜都不敢去。暖和了不觉得,到了冬天一换换三四件,从里到外都得换,有时候把人给累的想哭,但想想儿子犯病时那个难受劲儿,心里就又坚定了几分。周振各说:"这些年真是累不行了。我们两口子这二十多年来晚上能睡三四个钟头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到两个月时间。"

  大儿子离不开人,但是全家要吃饭啊。为了贴补家用,陈书衡不得不外出打工赚钱。水泵厂一个月给的二千元左右的工资,既要维持一家的吃喝又要支付大儿子的药费,生活的重担真正落在了夫妻二人的身上。陈书衡晚上经常会多加会班,挣个加班费,回来之后,再和妻子一起给大儿子洗澡。二十年如一日的悉心照顾,陈学干身上没生过一点褥疮。不少亲戚朋友和邻居都劝说不如把他送到福利院,省得拖累。陈书衡说:"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做,事情发生了,我只想过要尽到父亲应尽的责任,不能躲避。再说,我也实在不舍得。"周振各也说,"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只要我们活一天,就会好好地照顾一天。"

  夫妇二人每天把儿子抱到院里晒太阳,每顿给他喂饭,儿子不高兴的时候不肯吃,一喂就得2钟头,喂完了夫妇再吃,饭基本都凉了。有时候想自己先吃,但一看到儿子还饿着,就忍不住了,非得先给他喂了才踏实。陈书衡说:"儿子虽然患脑瘫丧失了一些功能,但是我知道在他的心中什么都明白,有几次我给他喂饭,他都流下了感动的眼泪,虽说儿子脑瘫导致口齿有些不清,但是他的眼泪好像在告诉我,爸妈辛苦了,下辈子我要当个健康的孩子,还做你们的儿子,报答你们的恩情。"

  陈书衡现和妻子正在日渐老去,可能有一天会无法照顾卧病在床的儿子,好在他们的仁义之心通过言传身教,全部留给了几个子女。家里14岁的二姑娘陈颖男和8岁的双胞胎陈颖冰和陈学玉都很懂事,学习之余争着给哥哥热饭洗脸擦洗身子,夏天给哥哥扇扇子。再加上民政的工作人员经常送些被子食物等物品,令他们能够稍感温暖吧!

西峡道德模范

更多>>

专题专栏

更多 >